哇!繁體版
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色遍天下(全集)
加入書架|投推薦票|錯誤舉報|txt全集下載

第三十八章 欲火情誤

    被哥哥抱回咱自己家的‘吟安客棧’后,我越發的覺得全身躁熱難耐,臉發紅,心亂跳,沒有一項東西在規律的運動。我晃著又些發麻的身子,走到浴室房,打算洗個熱水澡再睡覺。

    真不愧是咱家的高檔產業,一個浴室都搞成這樣,白色池壁,裊裊清水泛著霧潮,東西兩側各有一白玉龍頭吐水噴涌,橢圓的浴池造型,就像天然的溫泉,想讓人至身其中,享受著心神上的寧靜與自然。

    回手關門,卻看見寇筱然穿著一攏月牙白的絲質長袍,正含情脈脈略微情欲的望著我,我的小心肝在剎那間狂跳不已。他狹長的眼睛彎成了好看的弧度,粉潤的唇輕輕上仰,微微張開,好象要誘惑人進入其中,于之糾纏。那敞開的蜜色胸膛,正泛著誘人的光澤,順著那優雅的曲線,直想窺視更多的春光……

    我好想親親他,好想……可是不行!我要洗澡,洗得干干凈凈的再親他,我現在還能聞到自己鼻血的味道,好腥哦。可我身體里似乎有個狂魔,叫囂著讓我親他,親他!我煩惱的晃晃腦袋,甩去那些旖旎的想法,伸手推他:“出去。”

    哥哥一把拉住我的手,將我帶入懷抱,那好聞的檀香借著他溫熱的體溫淡淡傳來,真好聞。我吸著鼻子,憑借著直覺,觸碰到他裸露的肌膚上,不自覺的用手指細細描繪著那優美的輪廓曲線。

    他身體一僵,隨既邪魅的一笑,如霧中的桃花妖,誘惑著我的感官,在我耳邊呵著氣,唇沿著耳線摩擦游走,引我一陣顫栗。

    我今天到底怎么了,為什么如此急切的想要他?腹部的情欲之火正熊熊燃燒,腦中慌亂的閃過一幕,我打完架后,好象隨手拿起一杯酒下肚。聽說妓院的酒,有一大半都是經過特殊加工,有著催情的作用。我們那桌沒有加料,可別人的就說不準了。

    我咬咬牙,老娘我還硬挺了呢!看是你厲害,還是我意志堅定!慌忙地違背了自己身體的欲望,猛地推開哥哥,再次宣布:“出去,我要洗澡!”

    哥哥眼神熾熱的看著我,仿佛要把我灼出兩個大窟窿,好看的唇微微仰起,誘惑著我說:“讓哥哥服侍弟弟沐浴吧。”

    我知道自己臉紅了,這句話聽起來是多么誘惑人啊,我真想馬上答應,卻還記得答應過古若熏的話,只讓他一人服侍我洗澡。所以,在經歷了一翻相當艱難地思想掙扎后,我還是毅然的搖頭:“不,我自己洗。”一直都是我自己洗的,他今天跟著亂鬧什么?

    他神色一僵,卻馬上笑顏逐開,提起我的下巴,緩緩的貼進,用柔柔的唇摩擦著我的,而那全身的快感就像過電般一波波涌起,哥哥媚惑人的聲音響起:“我要和弟弟一起洗。”

    我下意識的點頭,卻馬上飛快的搖頭。

    他繼續誘惑著我說:“弟弟不是一直想要我嗎?”

    我開口的聲音居然也有絲沙啞:“不行,我答應他……”話剛說到一半,就被我馬上勒住了,開玩笑,這可是容易引起后屋失火的實話!佛曰:不可說,不能說,打死也不許說!

    而哥哥卻揚起邪魅的笑,勾起誘人的嘴角,手繼續游走在我身上的敏感地帶,動人的低語:“答應他什么了?”

    我這見色迷糊的腦袋,不覺間種下了蠱惑,張口就答道:“答應只讓他一人服侍……服侍我沐浴。”

    哥哥面色一冷,我心道不好,著道了!天啊,我現在的腦袋里,怎么竟是些旖旎的想法,全都是寇筱然絕色的臉,好看的肌膚,優雅的線條,我曾幾何實變得如此直白啊?(大心:貌似,一直如此。)以至于他問什么我說什么?真要命!我馬上抬起獻媚的小臉,想打起個馬虎眼,對他笑笑,推他出去,我真需要冷靜冷靜,洗個涼水澡也許能管用。可抬起的臉還掛著微笑,就被哥哥瘋狂的吻席卷了一切……

    他的吻極其霸道,就像龍卷風,舔噬著我的一切,火熱的欲望,狂野的憤怒都在他身體里燃燒著,而這種欲火正在兇猛的蔓延,片刻間就襲向我,熾熱著我的情欲感官。

    我喘息著,覺得自己要瘋了,渾身熱的可怕,就想通過摩擦來減少火熱,我緊緊攀著寇筱然的脖子,他胳膊一用力,將我打橫抱起,幾步間,將我放到浴池臺上,親自動手脫去了我的鞋襪,露出了飽滿百嫩的小玉足。他單膝跪下,托起我的小腳,彎下身子,在我的腳背上慎重地落下一吻。

    那一吻,帶給我的震驚是如此的大,以至于哥哥將我抱立到熱水池中時,我還處于一片茫然。

    哥哥眼神熾熱地交織在我的身上,手指輕柔中有絲顫抖的剝著我的衣衫。知道他想做什么,他想服侍我沐浴,他想打破我和古若熏之間的承諾,可我卻本能的閃躲,后退,他突然緊緊擁住我,笑得既邪美又妖艷,卻讓我嗅出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哥哥略微沙啞的聲音低沉道:“弟弟,你今天冷落我,讓我看著你和其他男子調情,還給他人唱那么動聽的曲子,讓我有個地方變得好痛。”

    我打了個激靈,忙推他,申辯道:“不是調情,是打嘴架,再說,蕭兒那么小,我照顧他,我……”

    哥哥狹長的鳳眼半瞇,散發著誘惑而危險的光,蠱惑道:“補償我……”

    身子好熱,腦袋有點迷糊,傻乎乎的笑著:“那個,你想聽什么?我等會兒給你唱,你先出去,對,出去,我要洗澡,我要……”

    一聲壓抑的低吼突然響起:“弟弟,我想要你!”

    他這一吼,可把我吼蒙了,任由他飛快地扯下我的衣衫,脫掉自己的長袍,擁著我落入水池,感受那比水還燙人的他,深情而憤怒的愛撫。

    他半跪著,將我放到他的腿上面跨坐著,熱切的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游走,溫熱的氣息伴隨著他的吻,越來越濃重。他的吻就像一片大大的火海,燎原著我。他的吻順著我的脖子,緩緩的下滑,直到含住那飽滿的蓓蕾……

    我能感覺到哥哥含住我敏感部位時的顫抖,而那潤滑的攪拌與舔吮竟都讓我腦袋里一片空白,完全顫栗在性的喜悅里,追求著那愉悅的快感:“嗯……”

    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是如此的急切,我壓著他的頭,讓他狠狠地含住我,我不安的扭動著腰姿,將自己的私處往渴望之物噌去。

    哥哥抬起渡滿情欲的眼睛,深情的看著我,水下的手已經撫向我的私處,找尋著進入的渠道。在他的撫摩下,我全身顫抖著,快感如麻般細細碎碎的降落。

    當他的手指碰到我的需要時,我忍不住呻吟著:“啊……我……我要……嗚……”

    在水氣的縈繞下,哥哥俊美的臉孔,如異世的桃花妖,美的讓人窒息,也邪惡的讓人墜落,他的手不斷的撫摩,挑逗著我,引得我呻吟連連,不安的扭動,人已經在瘋狂的邊緣。他聲音沙啞著:“叫我哥哥……”

    “哥哥……啊……”我剛喊出對他特別的稱謂,他就抬高了我的臀部,一個前挺,全根沒入到我火熱的需要里,我舒服的喘息著,急切的想要更多。

    而他的熾熱是如此雄偉,我們相互摩擦著,感受著彼此的需要,幸福的舔吮著對方的身體,在他猛烈的攻擊下,一波波的快感接連而來,在最后的沖刺中,我們一起顫抖著迎來了第一個高氵朝……

    ~~

    哥哥喘息著將我摟入懷抱,愛憐地親吻著我的額頭,濕發,沙啞性感的聲音在我耳邊摩擦著:“弟弟,我還想要……”

    不容我分說,又含住了我紅腫的唇,在我意亂情迷中,他的吻開始到處點火,臉蛋,脖子,前胸,后背……

    他的吻突然停了,我難耐的欲望已經高漲,等了會兒卻沒有等到他進一步的舉動,我將水花撲起,一個轉身撲到他蜜色的胸脯上,掛在他的身上摩擦著:“哥哥……”

    見他還是沒有反應,我一口咬在他的紅唇上,看著他吃疼地恢復了精神,才不滿的撅著嘴:“你怎么了?”

    他一把將我抱住,仿佛要和我擠成一團,化做一人,好像如果不這樣,我就會消失似的,卻不肯說話,良久的不語。

    我覺得他的態度很奇怪,于是掙脫出他的懷抱,掐著他的脖子搖晃著:“你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咳咳……怎么了?快讓你掐死了……”他笑著白我一眼,拉開我的手,握在手心里,緊緊地。

    他看著我的眼睛,突然很認真的問:“弟弟,為什么不告訴我你的身份?你不相信我嗎?”從這一刻起,我和哥哥就進行起某種鴨子對牛講話的說聽方式,我亂扯,他認真聽,他疑問,我又亂扯。鬧到好久以后,我才明白‘潭府’為什么會被滅門,為什么古若熏讓我承諾只讓他一人服侍沐浴,為什么看過我后背的人都是如此怪異。

    我愣了愣,想了想,我出生在‘譚府’的身份,雖然我沒有親口說,但他不是都知道了嗎?怎么還問?有點迷糊,但還是往他懷里拱了拱,幽幽道:“對不起,并不是不想和你說,只是有些回憶太不堪了,一想會怕,就不愿意提。”一想到‘潭府’漫天的大火,和無數嘶啞的生命,都讓我覺得恐懼。

    哥哥伸手撫摸著我發,像在安撫受傷的小動物,心疼道:“好,以后我們都不提,哥哥會一直在你身邊,不讓任何人在傷害你。若你想得到你失去的,哥哥定為之!”

    失去的?我失去什么了?我失去古若熏,你能給我弄回來嗎?切!也就說說吧?不太明白哥哥的意思,但討好這個詞還是被我利用得滿充分地,于是,我獻媚的說:“只要不失去哥哥,所有的一切對我而言,全都狗屁不如!”

    哥哥胸膛起伏,寵膩地親了親我的鼻子,問:“那弟弟甘愿娶我,與我過平凡的生活嗎?”

    我將腦袋一歪,扁扁嘴:“基與你床上的優良表現,我鄭重的告訴你,娶你,我很甘愿!至于平凡生活嗎?只要有美男有金山,平凡點無所謂了,呵呵……”

    他仍舊難得的認真,并沒有因為我的話而有所改變,堅持的問:“我算不算是美男?”

    “你是超級美男!”我都不用想,馬上給予肯定。

    “那我算不算有錢?”他又問。

    “那是相當有錢了!”我點頭如蒜。

    “那好,你要的生活我都能給你,你真得肯平凡的跟我過一輩子嗎?”他眼底閃爍著渴望的光彩,竟是如此的迷人。

    我立起身子,輕輕吻上他的眼,柔聲說:“哥哥,如果這些你都認為是平凡,那咱這一輩子很有過頭哦,哈哈……”

    他低吼一聲,興奮的將我抱緊,深情而猛烈地與我纏綿著,似乎要到地老天荒……

    我們不停的在水里撲騰著,摩擦間,享受著彼此的愛戀,感受那消魂的高氵朝滋味。直到我們再無體力,軟做一團,我趴在哥哥的胸口,數著自己吻出的小草莓。手指一點一點的下滑,最后停在他的肚臍上,那里的紅色守宮沙果真沒有了。我笑得像揀了黃金的守財奴,一臉的竊喜,真興奮!

    哥哥寵膩的眼一直落在我身上,任由我在他身上圈圈點點查著數,他抬起修長的手,愛戀的撫摸著我的臉,我的鼻,我的唇,在上面來回的摩擦:“弟弟,你真美……”

    “我知道。”我很自信的飛他一眼。

    “能擁有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他眼神爍爍。

    “那是當然。”我點頭承認。

    “天啊,弟弟大人,你就不能謙虛一點嗎?”他撫著頭,裝痛。

    “我誠實一點不好嗎?”我眨眼看他。

    “好,弟弟大人怎么都好,連情趣生活都這么熱情,哪里會不好?看來,我真是男色可佳啊。”他笑得很狡詐,前一句埋汰我,后一句夸獎自己,真是老油條!

    “我一向對美好的事物有著狂熱的愛好,不過也就眨眼間熱血度,說不定哪天厭倦了,就再找幾個小爺,咱‘鳳國’不是有一妻多夫的傳統美德嗎?我也不好不合乎社會生產發展的大形勢需要,多照顧幾個如花美男!”我搖頭晃腦斜眼笑道。

    “好啊,我就看看你有沒有精力去照顧小爺!”他一個反撲,將我壓在身下,身子向后仰去,整個人末入水中,我拼命的搖頭,將眼睛睜得大大的。哥哥邪美的臉,溫熱的唇快速跟著我探入水里,在我驚恐中,將口中的氣渡給我,不停的糾纏著……
分享到:
←←←←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
最新快3开奖号码
Back to Top
自動
滾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