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寒門嬌寵
加入書架|投推薦票|錯誤舉報|txt全集下載

325 突然的親昵

    “后來呢?”沈煜明白,依著她的聰明,定然會想到。

    “沈家與謝家,西霖,皇室,都有牽扯。”韶華看著他道,“難道……這一切都是五皇子所為?”

    “他怕是還沒有到這等手眼通天的地步。”沈煜接著道。

    “皇帝終究是老了。”韶華卻反應過來。

    “他想權衡朝堂、各大門閥、士族、寒門、皇子之間的勢力,可是卻忘記了,這些勢力本就盤根錯節,牽一發而動全身,當初,他所做下的,終究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韶華頭一次見沈煜如此語重心長過。

    她怔愣地看著他,“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皇帝自作自受。”

    “你說呢?”沈煜接著道,“倘若是你,現在該如何?”

    “如今以你在沈家的地位,倘若家主不主動讓賢,你也要等著了。”韶華雙眸閃過驚訝,突然明白了什么,“你要?”

    “我要什么?”沈煜上前一步,直勾勾地看著她。

    “倘若你真的有心,也不必等到現在了。”韶華嘴角微抿。

    沈煜身形頎長,換了月白的長袍,墨發束起,卻用的是羊脂白冠。

    此刻掃去一臉的疲憊,屋內明亮的燈,更稱得他俊美無雙,如詩如畫。

    他狹長的雙眸褪去了一絲的冷,眸底溢滿了情深。

    不過韶華此刻的心思并不在此,故而并未留意。

    沈煜知曉她在想什么,隨即淡淡道,“在你的心中,我又該如何?”

    “嗯?”韶華抬眸看著他,“夫君想要如何便如何吧。”

    “說的如此隨意?”沈煜隱約有了一絲的怒意,難道她一點也不在乎?

    韶華想要的,怕是沈煜永遠也不可能給她。

    畢竟,沈煜更在乎的乃是慕容絕不是嗎?

    “是了,三皇子可愿意?”韶華卻岔開了話題。

    沈煜接著道,“愿意什么?”

    “西霖出兵,西月靈入宮,難道不是為了三皇子?”韶華覺得西月靈必定會讓慕容絕就范。

    “她?”沈煜冷笑一聲,不過神色淡淡的。

    在韶華的面前,自二人成親之后,他便再沒有戴過面紗。

    二人自成親之后,也從未如此這般詳談過,他們之間即便成為了最親近的人,卻也似是相隔甚遠。

    韶華心里有疙瘩,沈煜自是明白。

    “在沈家,你可想做什么?”沈煜反問道。

    韶華見他如此問,沉吟了片刻道,“你覺得此事兒,乃是何人所為?”

    “這些年來,你受制于人,你說呢?”沈煜反問道。

    韶華低聲道,“那人到底想要什么?”

    “倘若他真的有心算計,那么如此算計我,又是為了什么?”韶華不解。

    “你母親。”沈煜繼續道,“我想你很清楚。”

    韶華挑眉,突然意識到了什么,雙眸閃過一抹疑惑,盯著他,“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沈煜若無其事道。

    “知道我是誰?”韶華深吸了一口氣,冷聲道。

    沈煜淡淡道,“你認為你是誰?”

    韶華見他答非所問,也只是訕訕道,“罷了。”

    沈煜不知為何,見她臉上多了幾分地惱恨,心情很好。

    只是慢悠悠地將一側的壺拿起,不緊不慢地倒了茶,推給她。

    韶華沒好氣地拿過,低頭看著,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抬眸道,“沈煜,你就不能對我誠實點?”

    “我何時不誠實了?”沈煜怔怔地看著她。

    韶華氣結,這算誠實嗎?

    沈煜繼續道,“西霖出兵,本就是征兆。”

    “我并未去過西霖。”韶華放下茶杯,淡淡道,“你此次并未前往南邊,而是去西霖了?”

    “嗯。”沈煜不可否認,而后道,“西霖這些年來,表面對夕照俯首稱臣,實則暗中招兵買馬,擴張版圖。”

    “再往西?”韶華沉吟了片刻,卻又覺得奇怪。

    “不錯。”沈煜從袖中拿出一張紙來,上面乃是西霖縮小的版圖。

    她湊了過去,仔細地看著,而后說道,“果然是擴充了不少。”

    “西霖如今并非是皇帝掌權。”沈煜繼續道,“乃是攝政王。”

    “攝政王?”韶華想著,西霖那處,送來的消息,也不過是如何如何羸弱,可是未料到,這不過是讓夕照放松警惕罷了。

    “你是不是一直都盯著西霖?”韶華抬眸看著他道。

    “嗯。”沈煜將手中的地圖遞給她,“你收著吧。”

    “好。”韶華垂眸應道。

    待她收好之后,抬眸道,“眼下,該如何?”

    “這本就是讓陛下頭疼之事。”沈煜抬眸看著前方道了,“你如今的身份,陛下也不會對你如何。”

    “西霖出兵,并不單純。”韶華還是覺得這里頭有她不知道的隱情。

    沈煜嘴角一勾,“既然你都知道了,還問我?”

    “我哪里比得了你?”韶華嘴角一撇。

    沈煜緩緩地抬手,想要伸手過去,不過到了半空,卻又收回去了。

    韶華正巧斂眸,而后抬眸,便見沈煜端坐著。

    他突然回來,難道僅僅是為了與她說這些的?

    “即便出兵,怕是還要袁家。”韶華蹙眉道,“只是如今袁家的兵力都集中在了北邊,南岳那處也分了一些,西霖那里?”

    “那就要看西霖到底要的是什么?”沈煜繼續道。

    “難道西霖想要試探出陛下手中到底有多少人馬?”韶華反問道。

    “四大門閥各自盤踞,這手中自然也不少,不過陛下定然不會因此而動用,那么剩下的就是……”沈煜淡淡道。

    “凌家。”韶華當下便明白了。

    只不過父親并未帶兵打仗過,但是不乏手中有可用之才。

    即便如此,皇帝難道任性犧牲凌家?

    “倘若這就是陛下愿意看見的?”沈煜繼續道。

    韶華雙眸一沉,“難道僅僅只是為了瞕目山?”

    “凌家在陛下看來,本就是死士。”沈煜低聲道,“到了危急時刻,可隨意犧牲的。”

    韶華隱藏與袖中的雙手微微攥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沉默了一會,接著道,“西霖想要知道除了這些,皇帝手中還剩能調配的有多少?”

    “一個西霖如何能夠試探出來?”沈煜雙眸微動,“不過皇帝也明白,倘若不及時鎮壓,四大門閥也會趁機換帝。”

    “難道四大門閥絲毫不顧忌家國安危?”韶華反問道。

    “他們所籌謀的向來不是這些。”沈煜淡淡道,“不過是利益。”

    韶華瞇起雙眸,是啊,比如沈貘,怕是更想西霖出兵。

    “大伯已經知道了。”韶華直言道。

    “嗯。”沈煜微微點頭,“他如何能不知道?如今巴不得陛下讓凌家出兵。”

    “原來如此。”韶華繼續道,“謝家的態度我是知道,那么蕭家呢?”

    “袁家一直戍守邊關,即便想要造反,卻也受各方制約,沈家表面支持慕容晟,實則暗度陳倉,想要自立為王,我也不過是一顆棋子罷了。”

    沈煜抬眸看向她,“一旦皇室倒塌,我便沒有了可用之地,沈家是不會放過我的。”

    韶華怔愣了半晌,“什么叫棋子?”

    沈煜歪著頭,直視著她,“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我為何與沈家格格不入呢?”

    “這?”韶華雙眸微動,正要仔細地猜測,卻被沈煜突然起身,直接撲倒在了軟榻上。

    一旁的琉璃盞映照在他俊美的輪廓上,他雙眸透著淡淡的流光,靜靜地看著她。

    她雙手抵在他的胸口,想要掙扎,奈何整個人已經被禁錮在他的懷中。

    她正要啟唇,只覺得眼前的面龐放大,在她驚愕地睜大雙眸時,雙唇傳來一片溫熱。

    她卷翹的睫毛宛若蒲扇,輕輕地顫抖著。

    她渾身忍不住地僵硬著,他一手攬著她纖細的腰肢,另一只手正一點點地解開她腰間的細帶。

    她想要開口阻止,可是他卻趁機吸允著她的雙唇,漸漸地,彼此之間的氣息越發地沉重。

    她只覺得渾身頓時酸軟無力,抵在他胸口推搡的雙手也慢慢地揪著他的衣襟。

    那淡淡地,夾雜著一絲宛若清泉甘冽的吻,一點點地侵蝕著她殘余的理智……

    就在她神志飄忽的時候,他才停下來。

    他抵著她的額頭,喘息著……

    她忍不住地斂眸,雙頰緋紅,當清醒過來時,雙手將他推開。

    連忙下了軟榻,腰間的細帶已經散開。

    露出那并蒂蓮花的肚兜,腰間細碎的玉帶,她雙手慌張地拉起衣裳,鉆進了屏風。

    她仰頭望著天頂,雙手扶著屏風,心跳如鼓。

    她用力地搖著頭,想著適才沈煜突然那么做,應當是為了掩人耳目。

    想來是隔墻有耳才對,畢竟他跟慕容絕才是一對。

    她行至銅盆前,掬水拍打在臉上,直等到徹底地冷靜下來,才簡單地收拾了一番出去了。

    只不過沈煜早已沒有了人影,她獨自站在屋內,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不過卻也倍感輕松,這樣不是很好?<!--over--></div>
分享到:
←←←←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
最新快3开奖号码
Back to Top
自動
滾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