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千夫斬
加入書架|投推薦票|錯誤舉報|txt全集下載

第九十五章 總督夫人!

    “這不怪你,誰看到這樣的場面都會不忍,不過,我有些例外。”梁鵬飛涼涼一笑,他可沒忘記后世那些在網絡上傳播的南洋華人悲慘遭遇的照片。

    只要他看到周圍那些華人一張張殷切期盼的臉,他就忍不住想殺人,那還不如一次殺個痛快,讓那些土著從腦門疼到pi眼,讓他們明白,華人的血,不會白流,也絕對不會白流。

    石香姑抬眸看向梁鵬飛,那深邃的目光里邊,那冷硬如鐵石的臉龐背后,似乎隱藏著難以言喻的憤怒與痛苦,不由得的心尖微微一顫,不知道為什么,石香姑恍惚之間,似乎理解梁鵬飛為何如此兇殘的原因,雖然她不明白,但是,她相信他!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走吧,今天我們就住在總督府,那里的環境和條件都還不錯,到時候,你安心的養傷就是了,一切有我在。”梁鵬飛空著的那只手,為石香姑扯了扯那件雨蓬,嘴角眼眸里的溫柔,與身后那雪亮的刀光,還有那飛濺的血漿,對比得那樣的鮮明。

    “干嘛干嘛,做賊呢?”睡了一個白天,才剛剛爬起來往肚子里邊填了一頓稀飯的梁鵬飛溜跶到了石香姑的小院門口,正考慮著尋什么借口進去看看石香姑的當口,就看到張興霸鬼鬼崇崇地在院門外探頭探腦地朝著里邊瞅,板起了臉小聲地斥道。

    張興霸干笑著走上了前來,看了眼那院子,這才一臉神秘兮兮地湊到了梁鵬飛的耳邊:“少爺,有個鬼婆子娘們來找您。”

    這個時候,院子里邊的房門打開了,石香姑的貼身親衛小白一抬眼就看到了梁鵬飛等人站在院門外,不由得彎起了眼眸,帶著一絲頑皮地壞笑道:“梁少爺,你找我家小姐有事嗎?”

    “嗯,有事有事。”梁鵬飛正要邁腿進去,卻被張興霸一把扯住:“少爺,那個鬼婆子她說她是總督夫人,要求您把她的丈夫釋放了。”

    “啥?!總督夫人。”梁大少爺嘴角歪到了一邊,居然是西班牙總督的黃臉婆來找自己要老公,梁大少爺才想起來馬塞羅總督和一干西班牙官員都被他軟禁在總督府的一個院落之中,任何人沒有自己的命令,都不得進入。

    就在這個時候,石香姑從屋里邊探出了頭來,俏臉上帶著一絲庸懶的倦意,惺松的睡眼透著一股子透人骨髓的性感。“梁少,既然是總督夫人找你,那你就快過去吧。”

    梁鵬飛翻了半天的白眼,只得答應了一聲,又囑咐石香姑好好的休息,自己有時間再來看她,這才悻悻地轉身離去。

    “丈夫?**奶奶,找我要老婆或許有可能,怎么找起我要男人來了?是那個臭娘們!”怒了,前往前廳的路上梁大少爺的肚子里邊翻騰著一肚子的邪火。

    聽到梁大少爺的報怨,白書生等人全都暗暗咋舌,少爺怒了,這下,有那鬼婆子娘們的好受勁。

    梁鵬飛大步地來到了前廳,還沒進門,大嗓門就沒好氣地吼了起來:“哪位是總督夫人?!”走進了大廳的門,梁鵬飛第一眼就落在了站在前廳窗戶邊上的那道身影上。

    位穿著西方貴族晚禮裝,身材豐滿而又撩人的西方女性,正站在那里,她的頭,恰巧轉了過來,望向梁鵬飛,那張嬌艷的臉蛋上,鑲嵌著一雙時時刻刻蕩漾著春情的媚眼,胸口露出的那一抹白膩讓人聯想起了牛乳堆成的山峰,高聳而又誘人,白晰的肌膚嫩得仿佛輕輕一掐就能擠出水來。

    趕緊收起了那副差點就露出來的流氓嘴臉,干咳兩聲展露出了紳士的風采:“這位想必就是總督夫人吧?很高興能見到像您這么年輕漂亮的女士。”

    “您就是梁先生?很榮幸能夠跟您見面,您的嘴還真甜。請不要叫我總督夫人,我的朋友都會叫我布蘭琪。”這位總督夫人看到這位年青的海盜首領并沒有像城里傳言的那般面目猙獰,而且看他的舉動,簡直比貴族還要紳士,而且更加的強壯。總督夫人的丁香小舌忍不住舔了舔性感的嘴唇,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

    可在梁鵬飛的眼里,那性感豐滿的嘴唇,微露的白齒與舌尖,讓人想起了在春日的夜晚在房頂上抓撓的野貓,更像是梁鵬飛前世在酒吧里邊看到的那些在一個人的寂寞里賣醉和尋求撫慰的怨婦。

    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那種一擲千金,內心卻空寂寂寞得發瘋的富婆,看到了一名極品鴨子的表情,這讓梁大少爺脊梁骨上的汗毛全都倒立了起來。不過,總督夫人很快就把她的**隱藏了起來,讓梁鵬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奶奶地,差點被這個女人用目光給**。難道那位總督大人沒辦法滿足她的需要?”梁大少爺的心里邊鬼鬼崇崇地轉著齷鹺的八卦念頭。不過他的嘴角仍舊掛著矜持的笑容:“布蘭琪,真是一個好名字,在法語里邊,代表著純潔而無瑕,與您實在是非常的班配與恰當。”

    蘭琪抿嘴笑了起來,手中那柄撒過香水的小折扇打開,擋在了有性感的嘴唇前,如絲的媚眼,刻意輕輕扭動的性感火辣的身材,讓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后就被迫過到了守身如玉生活的梁大少爺差點走火入魔。

    “敢勾引老子,小心把你的魂都給頂出來。”梁鵬飛那雙俊朗的眼里,閃爍過充滿了野性與占有的貪婪**,就像是一頭噬血的猛獸會隨時沖他的靈魂深處撲出來,把獵物給撲倒在地。滿腦子盡是扒衣撈袖的畫場。

    這種充滿了侵略性的眼神,強橫而又野蠻的男性氣息,讓布蘭琪差點順不過氣來,趕緊移開了目光,兩頰酡紅的布蘭琪實在是有些害怕這種眼神,仿佛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撥得一干二凈。

    “這娘們一看就知道屬于是那種不守婦道的破鞋。是吧?”陳和尚湊到了白書生的耳邊小聲地道。

    “沒錯,沒錯,肯定是。”白書生好半天才吸了一口氣答非所問地道:“媽的,怎么這些鬼婆子騷娘們都那么大。”

    “什么大?”陳和尚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白書生一陣無語,只好吭吭哧哧地小聲道:“我是說少爺在女人的跟前,總是顯得那樣的高大與偉岸。”

    “廢話!要不然我們少爺憑什么勾搭女人?”陳和尚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白書生的臉上露出了猥瑣的壞笑:“你說少爺勾搭女人?”

    “沒有,我只是說那些女人都喜歡勾搭我們家少爺,怎么的?你小子是不是皮子癢癢了,想讓老子給你撓撓?”陳和尚氣極敗壞地威脅道。

    到陳和尚鼓起一身剽呼呼的健子肉沖自己示威,白書生只能服軟。“**奶奶的,你狠!要不是干不過你,老子早就跟你翻臉了。”

    陳和尚嘿嘿一笑,手勾在白書生的肩膀上:“等老子進了棺材,你丫也照樣不是老子的對手,干得過我?等來世吧。”

    梁鵬飛并沒有注意到自己兩位手下的竊竊私語,而是邀請這位總督夫人坐下,讓人端來了紅茶。“布蘭琪小姐,您來找我,是為了您的丈夫馬塞羅先生是吧?”

    蘭琪原本想一口答應,可是,看到梁鵬飛那張年輕而又充滿活力的臉龐,還有那魁梧壯碩的身形,結實的胸肌在衣衫下忽隱忽現,她鬼使神差地改變了主意。“那只是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聽說您光臨呂宋島,我跟我的朋友們,都很好奇,想見一見您這位充滿了東方神秘感與傳奇色彩的東方船長到底是怎樣一個人物。能把那些多歐洲的男人們給擊敗……”布蘭琪這句話讓梁鵬飛份外地覺得曖昧,擊敗那么多的男人……我日,老子可沒功夫跟人玩拚刺刀。

    可是內心又有些飄飄然,被一位性感迷人的少婦夸獎,確實是一件令所有正常男人都感到愉快去高興的事。

    蘭琪香水小折扇后邊的性感紅唇繼續開合著:“所以,我們決定在兩天之后,在這座總督府的后花園,舉辦一場燭光舞會歡迎您的光臨,到時候,馬尼拉城和附近城邦的西班牙官員和貴族都會到場,不知道我是否有幸邀請到您?”

    聽到了這話,梁鵬飛不由得挑了挑眉頭,第一次用認真的眼神來打量跟前這位性感迷人的少婦,自己似乎小看了眼前這個女人。

    雖然在殖民地,總督擁有很大的權力,但是,僅僅限于公事和官方,而貴族,卻屬于另一個圈子,在這個年代,貴族還擁有許多的特權,而且,爵位的高低,代表著一種森嚴的等級,而不像是后世那總除了一個稱呼,毛都沒用的那種。

    而這位馬塞羅總督,僅僅是一位男爵,這可是在世襲爵位中最低級的貴族封號,在貴族的圈子里邊,可不僅僅光看你的官職,更重要的是你的家世。

    而現在,這個女人臨時起意,而且顯得如此輕描淡寫,這如何不讓梁鵬飛另眼相看?

    抱頭走,第二更現在才趕到,實在是不好意思,今天真的睡過頭了,555……沒臉求票,爬過……(!)
分享到:
←←←←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
最新快3开奖号码
Back to Top
自動
滾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