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都市奇緣
加入書架|投推薦票|錯誤舉報|txt全集下載

第394章 女警心思

    依稀還記得那天是東萊市跆拳道協會舉行比賽的時候,身為東萊大學代表隊主力干將,李偉杰沒有沒有理由缺席。

    李偉杰曾經執掌東萊大學跆拳道協會兩年,在這兩年里,跆拳道協會有了很大的發展,成為東萊大學的第一大社團。

    后來和林逸欣交往后,由于要陪女朋友,他從主將這個位置退了下來,讓一個大二的師弟,體育學院主修長跑的王袍當了主將。

    因為有比賽,李偉杰當然沒理由不拉著自己的死黨馬凱去參加,誰叫他有車呢!主將走路去參加是會被人家笑話的,雖然學校方面準備了專門的客車接送,但是李偉杰剛才忙著和林逸欣親熱,錯過了時間。

    體育館的大門口擺了幾個花籃,懸掛了幾顆氣球,站著幾個臨時充當招待員的美女大學生,這些都告訴人們,今天的大會是一次重要的比賽。

    門口那些美女招待員看到李偉杰來了,都興奮的圍了過來,紛紛大叫道:“李哥,李哥來了!”

    、“哇!李哥今天好帥啊!”

    、“李哥,來,我帶你們進去!”

    風頭都被李偉杰搶光了,一旁的馬凱不甘示弱地嘿嘿笑道:“美女們,難道我今天不帥嗎?”

    馬凱今天臉帶墨鏡,穿了一件黑色西服,里面是一件純白的襯衫,腳下穿著一雙黑色皮鞋,挺酷的造型。

    一個美女天真的問道:“李哥,這位大哥是你的保鏢嗎?”

    李偉杰心想這個美女實在太可愛了,害他不由得噴出極力想要忍住不笑,卻忍不住的笑聲。

    馬凱還未消退的笑意頓時僵在臉上,就象是剛出門踩到狗屎一樣,一張臉臭得不得了,尷尬得恨不得買塊豆腐撞死。

    有一個認識馬凱的的美女連忙過來打圓場道:“凱哥,不好意思,樸金姬這個學期才入會,沒見過你,你就不要計較了。”

    然后又對樸金姬說道:“這位是凱哥,也是一位高手哦!”

    樸這個姓一般都是韓國才有的,而且樸金姬的中文稍稍有些別扭,更是能讓人一眼看破她的身份。

    樸金姬聽了臉色一紅,聽到馬凱是高手,馬上興奮的看著他,羞紅著臉對馬凱道歉:“對不起,凱哥……”

    馬凱僵在臉上的笑容馬上又如春花般綻放,非常得意,他豪爽的揮了揮手,笑道:“呵呵!沒關系,不知者無罪嘛!”

    可是那個介紹的美女突然加了一句話:“他可是李哥的得意弟子哦!”

    馬凱本來剛剛恢復一點血色的臉突然又蒼白起來,彷佛綻開的春花遇到寒霜凍雪一樣,凋謝了。

    他臉上肌肉牽動,激動到了極點,心里暗想道:“天啊!今天怎么碰到這么一些人啊!真倒霉!”

    李偉杰哈哈大笑,左手一伸,攬住馬凱的肩膀,得意的說道:“好徒兒,走,比賽去。”

    馬凱頭一低,垂頭喪氣的跟著李偉杰進了體育館。

    當天比賽,李偉杰三戰三勝。

    第二場,更是比賽開始兩秒后,一個漂亮的側身回旋踢,直接秒殺對手。

    看著樸金姬,李偉杰不由得想起那天的情景,他們對視一眼,臉上露出會心的笑容。

    “是啊!是啊!呵呵!”

    樸金姬見李偉杰終于想起來了,心中又喜又羞,興奮的說道:“李哥,你那天的比賽好帥啊!”

    “一般,一般,怎么,你一個人來逛街啊?怎么還不回家?”

    李偉杰笑著說道,心想真是一個純真可愛的女孩。

    “不是啦!我是和男朋友一起來的,這是我的男朋友葉楓,電子科大的。”

    樸金姬拉過身邊的一個男孩子,害羞的介紹道:“楓,這位是我們東萊市跆拳道協會的榮譽會員,也是跆拳道高手哦!我們大家都叫他李哥。”

    “李哥,你好。”

    葉楓友好的伸過手來。

    ‘他的眼神怎么那么狠,我們以前好像不認識啊!’李偉杰看到葉楓的眼神,心里不禁想道:“嗯,肯定是看到樸金姬對我親熱的態度,他心中很不滿,但是他卻表現得這么友好,真不簡單,實在太虛偽了。”

    李偉杰不由得上下打量起他來,葉楓是一個高高大大、穿著黑色運動衫的男孩子,不是很帥,但是挺耐看的,不但沒有李偉杰出眾,而且魅力也沒有他大。

    葉楓一看到李偉杰在觀察他,兇狠的眼神一閃即逝,換上了笑眼,當下他并沒有說話,也不點破,裝作很熱情的樣子伸手和對方握了握手。

    “偉杰,你們先聊聊,我和玉倩去那邊看看。”

    美婦師母蘇玉雅和李偉杰打聲招呼后就拉著李玉倩的手向前走去。

    “李哥,她是誰啊?”

    樸金姬看著離去的美婦師母蘇玉雅問道:“好漂亮,而且好有女人味哦!”

    “她是我師母,那個年輕女孩子是她的干女兒,這次陪她們母女來……”

    李偉杰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一聲驚叫。

    “啊!搶劫!”

    美婦師母蘇玉雅突然大叫起來。

    李偉杰連忙轉頭一看,一個染著黃頭發的男人正飛快的向前跑去,手里抓的正是美婦師母蘇玉雅的月白色提包,她大聲的驚呼,邁著穿高跟鞋的腳去追。

    他見狀在心里大罵道:“他媽的,搶東西竟然搶到老子頭上了!”

    容不得李偉杰多想,他把大包小包往地上一丟,拔腿就追了上去,憑李偉杰的功力,要追上他可以說是分分鐘的事情。

    ‘小子,被老子追上看我怎么修理你!’李偉杰在心里狠狠的說道。

    哪知道李偉杰才剛追了幾步,突然從街道的兩邊沖出兩個人,擋在他的前面。

    “砰砰……”

    兩聲,那兩個人被李偉杰的沖力撞倒在地上,而他也因為這一阻擋而不得不停下來。

    “喂喂!你這個小子撞了人怎么還跑啊?”

    倒在地上的兩個人都爬起來,拉住李偉杰的胳膊兇狠的說道:“道歉,不道歉今天別想走……”

    “哎喲!我的腰撞傷了,小子,你說怎么辦?”

    另一個人大聲的說道:“哎呦!好痛……痛死我了……”

    李偉杰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和那個搶匪是一伙的,不過他現在可沒時間和他們糾纏。

    他右手一拉,將右邊的人拉往身前,右腳一抬,曲膝一撞,狠狠的撞在對方的胸前。

    “啊!”

    這個人大叫一聲,自然的放開李偉杰的右手,倒在地上抱著胸口大叫。

    李偉杰不等左邊的人反應過來,左腳一踢,狠狠踢在他的膝蓋處,將他的身子踢得往后一退,他的腳步就虛了,緊接著李偉杰左手一掄,將這個人狠狠的摔在地上,大叫道:“樸金姬,這兩個人就交給你了。”

    可是就只是這里耽擱了一下,那個搶匪已經快跑到北端的路口,李偉杰使出全力,身形急速的向前飛掠。

    眼看就要追上那個搶匪,卻突然從大街上竄出一輛紅色的摩托車,那個搶匪跳上摩托車后座,轉過頭朝李偉杰做了一個輕蔑的手勢,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摩托車“轟轟”一陣亂響,冒起一陣黑煙,馬上一溜煙的跑了。

    李偉杰狠狠的朝地上吐口水,大罵道:“他媽的,還真囂張!”

    他懊惱的揮了一下手。

    ‘讓搶匪跑掉了,怎么向美婦師母蘇玉雅交待啊?都是那兩個小子沖出來誤事……’李偉杰一想到那兩個混混就生氣,想不到現在的小混混連搶東西都有事先套好招,配合得很有默契,也很完美。

    他懊惱的告訴美婦師母蘇玉雅沒追上,她說包包里其實沒有什么重要的東西,就是皮夾里的一些證件和手機比較重要,還說已經借葉楓的手機報警了,警察很快便會到,李偉杰的心才稍微放下來。

    樸金姬和李玉倩這個時候正一人對付一個混混,不要懷疑,雖然是兩個女孩子,但是李偉杰卻發現他們其實都是練過的。

    雖然在李偉杰這個老鳥眼里,她們還菜鳥的可以,以兩女現在的功夫,雖然不能打倒混混,但是自保還是可以的。

    李偉杰見她們還可以應付,就樂得站在旁邊指點,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對打最能體現出一個人的真實功夫,她們的優點和缺點一目了然,有李偉杰在旁邊指點,相信她們很快便能領悟其中的訣竅,上升到另外一個境界,要不然她們去哪里找這么好的實戰練習啊!

    “金姬,反輪踢,側踹……”

    李偉杰在旁邊大呼小叫,嘴巴不停的指點著她們兩人,“玉倩,出拳,勾拳變直肘……”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樸金姬是韓國人,而且入的跆拳道協會,自然是學的跆拳道。韓國人對他們的國術(跆拳道)那是相當崇拜的,這點和國人不一樣,華夏國功夫在世界范圍很有范兒,但是國人卻似乎已經認定功夫已經落伍了。從兩女學習的搏擊技法就可以看出來。怎么不見她們打太極呢?想要用太極干架,沒有十年的厚積薄發,那就是天大笑話。

    李玉倩在美國留學,學的不是拳擊,而是美式空手道。空手道亦稱空手,是發源于琉球王國(今琉球群島)由多種武術構成的系統。其前身是古代琉球武術“手”融合了傳入的中國武術后,被琉球人尊稱為“唐手”;大正年間傳入日本,受日本武術影響,成為“空手道”二戰之后在全世界廣泛傳播。空手道中包含踢、打、摔、拿、投、鎖、絞、逆技,點等多種技術,一些流派中還練習武器術。

    而樸金姬和李玉倩也心領神會,一開始反應比較慢,后來越打越暢快,李偉杰才剛剛一說出來,她們已經反應過來了,將跆拳道和空手道展現得淋漓盡致,也打得很興奮。

    可是那兩個混混就慘了,被打得哇哇亂叫,身上各個部位不時挨上樸金姬和李玉倩的拳打腳踢,被打得鼻青臉腫的。

    周圍圍觀的人群從未見過如此精彩的打斗,而且是兩個年紀小小的女孩子打兩個身體頗為壯實的男子,都高興得大叫起來,一直拍手為樸金姬和李玉倩叫好,大呼痛快,真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啊!

    美婦師母蘇玉雅依偎在李偉杰身邊,站在圍觀的人群當中,剛開始還緊緊拉住他的手,緊張的小聲在李偉杰耳邊說道:“偉杰,玉倩不會有事吧?玉倩這么小能打過那個人嗎?”

    到后面美婦師母蘇玉雅看到李玉倩在李偉杰的指點之下大展神威,把那個混混打得落花流水、臉上黑一塊青一塊的時候,她又興奮得像個小女孩似的,神采飛揚,好象是她在場上打那個混混一樣,不時揮舞著拳腳,輕輕的在他耳邊說道:“偉杰,你看,玉倩好厲害啊!這都是你教的?你真厲害!”

    然后趁著別人不注意時,飛快的在李偉杰臉上親了一下。

    關系并沒有正式確定,但是美婦師母蘇玉雅卻在忘形之下,情不自禁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了他,李偉杰轉過頭默默的看著她,一切情意都在他們的眼神交流中。

    李偉杰輕輕的伸出右手環著美婦師母蘇玉雅的小蠻腰,腰間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摸起來很舒服,還不時摸摸她那彈性十足的翹臀,感受傳來的手感,他不禁陶醉了。

    “玉倩什么時候學的功夫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美婦師母蘇玉雅看著在場上揮灑自如的李玉倩,思緒飛到遙遠的地方,想很多很多,“不過美國那個地方亂的很,女孩子學點功夫能更好的保護自己。”

    正在此時,從圍觀人群外,卻忽然傳來一道柔媚的女性嗓音:“請讓一下,警察辦案。”

    “對,大家請配合一下,不要妨礙警察辦案,請讓一條道。”

    柔媚的嗓音后緊接著又響起一個男性嗓音道:“讓開、讓開!”

    圍觀看熱鬧的人們不禁都紛紛好奇地回過頭看向來者,緊接著幾聲驚艷的抽氣聲頓時從人群中傳了開來。

    只見一名身著警服,卻擁有著一張嬌美立體面孔的女子,正從人群外向警戒處走去。

    保守的綠色制服與頗為老成的過膝黑裙,卻絲毫都無法掩蓋女子修長而豐滿的傲人身材。

    忽見如此佳人,令人群中圍觀男人們的腦海中,幾乎同時都浮出一個念頭,就是立刻沖上前去,剝去女子身上那套礙眼的制服,讓她那對雪白豐滿的和翹挺的臀部盡情釋放出來。

    “喂喂,你站太前面了,再往旁邊退點,不要妨礙警察辦案!”

    正當所有的男人都處于蠢蠢欲動之際,那道剎風景的男性嗓音又再度適時響起,成功阻斷了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嘁!”

    人群中立刻同時響起一陣不屑聲,其實只有男警察自己知道,他救了那個冒失男人一命。

    聽見身后那陣音量不小的噓聲,女警的唇邊悄悄泛起一抹嬌笑。

    看來這個上司分派到她手下當學員的小李,也不全是充當累贅的角色,至少像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就還是挺能發揮作用的。

    人群被分開了,兩個穿著制服的警察走了進來,一男一女,其中那個男警大聲的喊道:“住手、住手!”

    樸金姬和李玉倩看到警察們來了,對著那兩個混混最后踢了一腳才停手站在一邊,笑吟吟的看著他們的狼狽模樣,臉上滿是興奮與欣喜,像春花在怒放一樣,彷佛可以看見盛開的花朵。而那兩個混混現在鼻青臉腫,嘴角溢血,蹲在地上捂著嘴巴叫痛不迭。

    “怎么又是你們?”

    那個女警兇巴巴的喝道:“金毛輝、黑鳥,怎么又是你們倆?剛放出來才三天,你們又給我搞事?”

    看來這兩個混混經常在這一帶鬧事,都變成警察局的熟客了。

    那兩個混混突然聽到如此熟悉的聲音,抬頭一看,臉上展現驚慌之色,沒想到是他們的煞星到了,心中大叫糟糕,不由得嚇得渾身發抖,說不出話來。

    臉色不好看的不止是金毛輝和黑鳥兩人,李偉杰也有種不是冤家不聚頭的感覺,忍不住撫著額頭道:“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那個男警察對著圍觀的人群揮了揮手,大聲喊道:“好了、好了,大家散開吧!沒事了、沒事了,大家不要圍觀了。”

    “你好,我叫李偉杰,有個人搶了我師母的皮包,我去追的時候,這兩個人沖出來阻攔我,很明顯和那個搶皮包的人是一伙的。”

    李偉杰走上前幾步說道:“所以教訓了他們一頓,還望警察先生能迅速破案,拿回我們被搶的皮包。”

    女警夏純看都不看李偉杰一眼,反而驚訝的看著樸金姬和李玉倩,不相信她們兩個嬌小的女孩子,能把那兩個混混打得遍體鱗傷,而她們自己卻一點兒事都沒有,還笑吟吟的站在那里。

    聽到李偉杰的話,夏純這才轉過頭來懷疑的望著他,微微一怔,道:“是你?”

    果然是冤家,大家心里想的都是那句怎么老是你,李偉杰微微一笑,很陽光,但是落在心有芥蒂的夏純眼里,卻怎么看怎么不順眼。

    “是你報的案嗎?”

    夏純深吸口氣,冷冷的問道:“你和那兩個女孩子是什么關系?你能描述一下那個皮包嗎?”

    這時美婦師母蘇玉雅走上前一步,開口說道:“是我報的案,搶我的皮包的是一個頭發染成黃色的年輕人,這兩個人阻撓他去追搶犯,所以我女兒出手教訓了他們一頓。”

    “哦!原來是這樣啊!”

    夏純聽到這里,確定是兩個女孩子出的手,不禁兩眼放光,不停的追問道:“看不出你女兒年紀這么小還挺厲害的,是不是練過武功?練的是什么功夫啊?跟誰練的?”

    旁邊的那個男警察見此情況,臉上現出了苦笑,暗想道:“唉!她的脾氣怎么就是改不了,一見到練武的人就像色狼見到美女一樣。”

    還沒等李偉杰開口,李玉倩就興奮的“嘰哩呱啦”說了起來,說是在美國學的空手道,加上李偉杰的從旁指點,再到樸金姬是他的徒弟,不管是與不是,以她的口才加油添醋的胡亂說一通。

    夏純聽了李玉倩的一番話后,不時的看著李偉杰,眼神也變了很多,閃著光彩,用奇怪而且驚嘆的表情看著他。

    那個男警察看到夏純已經沉迷其中,可是又不敢打斷她,因為她的厲害可是全局有名的,他可不敢惹她。

    接著美婦師母蘇玉雅把事情的經過和她的提包很詳細的描述了一遍,那個男警察很認真的做了記錄,然后對著夏純說道:“我已經記錄好了,把這兩個人押回去好好的審問、審問,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回來。”

    夏純驚奇地上下打量著李偉杰,眼光和剛才完全不一樣,原本以為是個小白臉,可是卻發現完全不是這樣,口頭指點就能讓兩女嬌滴滴的女孩放翻兩個流氓,這可是很多搏擊高手都做不到的,至少也是武師一級的,以后一定要找機會,較量較量。

    她的脾氣雖然有些火爆,在楊凝冰面前除外,可是卻沒有什么別的心思,對事不對人,李偉杰雖然以前得罪過她,但是當夏純發現他是個搏擊高手后,已經把這件事情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女人的心思,不,女警的心思真是善變啊!

    這時夏純聽到男警察的話,這才從遐想中清醒過來。

    “既然事情弄清楚了,那沒你們的事了,我們帶這兩個人回局里去詢問、調查,應該很快就能找回你的皮包,一找回你的皮包會馬上用電話通知你,對了,能留電話給我們嗎?”

    夏純這次說話比剛才溫柔了不少,說到最后一句的時候,她是向著李偉杰說的,很明顯是在要他的電話。

    李偉杰心中一喜,心想:“她剛才的眼神和現在的動作是在暗示我嗎?難道她對我有好感了?這可是一個美女啊!看她的表現和說話就知道是一個有個性的女人,要是能上她,嘗嘗辣味該有多好啊!”

    “希望你們能盡快找回那個皮包,最好在今天就找回,這是我的手機號碼。”

    李偉杰把手機號碼告訴夏純,說實在話不是他看不起警察,而是他們有時做事的效率實在很低。

    如果今天他們找不回來,李偉杰可要求助楊凝冰了,憑她在東萊市黑道的威懾力,一通電話就能把那個搶匪給廢了,但是如果警察們能搞定,就不用麻煩楊凝冰了,畢竟這件事情太小了,而且為了一個女人的事情去找另外一個女人幫忙,聰明的男人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非不得以除外。

    然后兩個警察便押著那兩個混混走了,葉楓把李偉杰的那些大包小包遞還給他。

    李玉倩走過來拉著李偉杰的手搖晃著,興奮的大聲說道:“偉杰哥哥,我打贏了,我打贏了耶!”

    她繞著李偉杰和美婦師母蘇玉雅蹦蹦跳跳的,說不出的歡快興奮。

    李偉杰看著李玉倩高興的樣子,也感到很欣慰,小妮子一點小小的事情都能高興老半天,更何況是徒手打贏一個比她大這么多的男子呢?

    樸金姬也跑過來,臉上充滿難以掩蓋的興奮,小小的臉蛋由于興奮都漲紅了,高興的說道:“李哥,我真的有這么厲害嗎?我好像對跆拳道有了新的認識耶!好像領悟到一點兒什么,可是到底體悟到什么又說不出來。”

    李偉杰看著樸金姬,雖然他不知道她學習跆拳道的時間長短,但是憑樸金姬今天的表現,他知道她對跆拳道還是有些天賦的,所以就再指點她一下,以便讓她能領悟到更高的層次。

    樸金姬聽了茅塞頓開,忘形的拉著李偉杰的手大叫道:“我懂了、我懂了!謝謝你,學長……”

    韓國女孩稱呼比自己大的朋友,很多都是叫學長的,但是入鄉隨俗,也就跟著大伙兒稱呼李偉杰李哥了,只是現在忘形之下,稱呼又變回去了。
分享到:
←←←←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
最新快3开奖号码
Back to Top
自動
滾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