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都市奇緣
加入書架|投推薦票|錯誤舉報|txt全集下載

第395章 沒穿內褲

    她說完飛快的在李偉杰臉上親了一下,就“咯咯”笑著跑遠了,葉楓又用怨恨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連話都沒有說一句,便跟著跑遠了。

    好柔軟的嘴唇啊!親在臉上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李偉杰撫摸著被樸金姬親過的臉頰,呆呆的看著她青春活潑的身子越走越遠。

    這時美婦師母蘇玉雅曖昧的嘻笑著看了李偉杰一眼,他一驚,心想慘了,被美婦師母蘇玉雅看到自己陶醉的樣子,真糗!

    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家,李偉杰開車把美婦師母蘇玉雅和李玉倩送回家,從陽臺上看見屋子里的燈還沒有亮,知道夏薇薇還沒有回來,他自然也就不忙著回家。

    李玉倩回到家里,把手里的東西一扔,其實她就提了一個小包,撲到了柔軟的沙發上。

    一點也不淑女,美婦師母蘇玉雅搖頭嘆息一聲,脫去高跟鞋,揉了揉有些酸楚的腳踝,換上拖鞋,給李偉杰和李玉倩分別倒了被水,這才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不管什么時候,美婦師母蘇玉雅看起來都是那么優雅迷人,真是人如其名,玉潔冰清,氣質雅韻。

    用不著如何招呼,到了美婦師母蘇玉雅的家,李偉杰就和回到自個兒的家沒有什么分別,他一點也不見外的。

    因為李玉倩霸著電視遙控器,要看臺灣腦殘偶像劇,百無聊賴的李偉杰礙著美婦師母蘇玉雅在旁邊,不敢造次。

    李偉杰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掏出手機,自顧自擺弄起來。

    見李偉杰換了炫目的iphone4手機,加上今天付款給自己買了一件價格不菲的旗袍,美婦師母蘇玉雅知道李偉杰肯定是掙錢了,欣慰之余,又難免有女人的算計。李偉杰年紀輕輕,各方面都要用錢的,買房買車都是必須的,否則哪個女孩子愿意嫁你?尤其是現代當今社會,而今眼目下,沒錢是不談感情的,因為感情不能當飯吃啊!即便女人愿意無條件跟著你,但是你就愿意讓老婆受委屈,這還是不是男人?本來想習慣性的說兩句,但是轉念想到李偉杰都這么大的人了,而且他的為人,美婦師母蘇玉雅也是極清楚的,他應該是知道的,也就作罷了。

    美婦師母蘇玉雅回了臥室,片刻后手里拿著要換的衣服,進了浴室。

    沙發上,李玉倩傾著身體,正用遙控器換臺,不過似乎是因為接觸不好的關系,用力按了兩下,卻沒有反應。不知道是不是電池沒有電了,或者什么別的原因。

    李偉杰嘿嘿一笑,湊過腦袋,笑道:“玉倩,師母現在不在,我們……”

    他的鼻息噴在李玉倩的頸脖附近,弄得她感覺麻麻的,身體微微顫抖著。

    “你想干什么?”

    李玉倩一臉警惕,說是拒絕,不如說是勾引來得更準確,總之小妮子俏模樣誘人極了。

    “干什么?”

    李偉杰干笑兩聲,眼中透出不懷好意的之色,“今天你也走累了,我想幫你按摩按摩,幫助睡眠!”

    “按摩?亂摸還差不多!”

    李玉倩千嬌百媚橫了李偉杰一眼,自顧自擺弄遙控器,“人家還想留點力氣晚上看連續劇呢!可不想這么早就睡覺了。”

    “按摩是享受,不費力氣的。”

    李偉杰繼續鼓動如簧靈舌,他其實完全可以霸王硬上弓的,李玉倩肯定不會反抗,至多半推半就,然后就會順從。只是調情有調情的樂趣,若是一上來,就扒光了埋頭苦干,那還有什么趣味。

    郭海萍拖著疲憊的身子走進了租住了近六年房子的弄堂。

    今天是周日,但是可惡的老板又要加班,已經連續2周了。說什么,下周日本總部的老總要來視察。沒辦法,作為一個在中海這個大都市討生活的外鄉人,大學畢業后,能留這個城市,結婚生子,并且有份在外企的白領階層工作已經很令人羨慕了。

    雖然,現在住的房子是租的中海的老式石庫門的房子,一個門進去住著6戶人家,公用的廚房,公用的衛生間,但海萍現在住的房子已經是這種老式房子里最好的一間了。十幾平米的二樓房間,被老中海人稱作前樓間。

    這是海萍千挑萬選租來的安身立命之地。每個月650塊。她原本只想在這里過度一下,沒想到一度就是五年多。

    這期間,她和老公辦了婚姻大事,換了N個工作,妹妹海藻大學畢業后待業借住了大半年,兒子出生后回來的第一個家。

    一生中幾乎所有的大事,就在這租住的10平方米屋檐下完成了。

    海萍原本想,等一攢夠首期就買房子,然后就有自己的窩啦!路漫漫其修遠兮。

    五年的血淚路走下來,她發現,攢錢的速度永遠趕不上漲價的速度,而且距離越來越遠。

    再等下去,也許到入土的那一天,海萍還是住在這10平方米的房子里。

    如果這幢古老的石庫門房子不拆的話,她會一直租下去,一直節衣縮食,一直湊不夠房錢,一直跟其他五家共享二樓半的那個小廁所,一直為多攤了幾塊錢的水費而慪氣。也許到最后,就跟二樓的老李家一樣,祖孫三代四個人男男女女共住一間。放個屁聲音大點兒三樓的樓板都震顫。

    海萍每次路過二樓上三樓的時候,都喜歡,或者潛意識里很滿足地朝那間和自己家面積一樣大的10平方米小屋望進去,看看那張雙層床和斜靠在門邊的行軍折疊床。

    她下意識的性思維似乎她要看這家人怎么在這狹小的空間進行性生活的造人運動,也許是房間實在太小了,小的連正常的夫妻生理需要都要受到壓抑。

    也可能是因為房間太小,二樓老李家從不關房門,甚至大冬天也敞著,東西堆得漫到門外,至少李奶奶那張小板凳就一直放在過道上。而他家吃飯從沒在一桌過,都是分餐,每次上桌一個人,或者老李端著碗去樓下的弄堂吃飯。

    到了盛夏炎熱的時間,他們家男人總是光著膀子,而女人也就像農村的那些老婦女一樣穿一個大褂子,兩個碩大的一走一顫微微的那么耀眼醒目和風。

    望著無處藏身的老李,海萍的心態就平和多了。

    至少,在人均面積上,海萍不是這座城市里占有率最低的人。

    同樣一間屋子,她還占5個平方米呢!人就是靠這種比下有余才能有活下去的信念。

    若總是比上不足,大部分人都會罹患憂郁癥。

    比方說貝克漢姆,因為沒住進白金漢宮而郁郁寡歡。

    海萍走上昏暗的樓梯,打開房門。

    “老婆,回來了,怎么這么晚?吃飯了嗎?”

    老公蘇醇還在電腦前上著網。

    “吃過了,你怎么還在上網?這么晚了,明天不上班了!”

    海萍,沒好氣說。

    “我不是在等你嘛!好了,我這就把電腦關了。熱水我已經燒好了,你快點洗洗我們早點睡吧!”

    蘇醇邊說邊關掉了電腦。

    海萍沒有搭理蘇醇,她從衣櫥里取出睡衣,拿了兩個熱水瓶,一個臉盆走出了房間。

    這種老式石庫門的老房子原本是沒有衛生間的,好在房東和樓下的鄰居在陽臺上建了個簡易的衛生間。

    走進衛生間,海萍快速的脫下了褲子,她每次洗身子都是分兩部分的,先把洗好,穿上褲子,再洗上身,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

    海萍每次走進這個簡易的衛生間,她總覺得有人會偷窺,以致于她從來不開燈的。

    “什么時候能夠擁有自己獨立的衛生間……”

    海萍一邊感嘆著,一邊快速地擦洗著自己的身子。

    回到房間,老公蘇醇已經把床鋪好了。

    “老婆,快點睡吧!我等著花兒也謝了!”

    聽到老公說這話,海萍知道今晚老公又要要了。

    海萍這個年紀本來應該是充分享受夫妻性生活的時候,結婚已經快七年了,女兒不在身邊,在老家母親那里寄養著。

    原本她們小夫妻二人還可以過著剛結婚時的二人世界。

    可是,工作生活的壓力,居住在這蝸牛殼般的狹小空間的壓力,已經使得海萍把性生活看的可有可無了。

    但是老公蘇醇卻是興致一點也沒減弱,還象剛剛碰到女人的大小伙子樣的,老是纏著自己。

    海萍后來實在沒辦法,只好跟蘇醇規定時間,每周一次,每次時間定在周末,例假期除外。

    這次算上例假,海萍和蘇淳已經兩個星期沒有了!昨天晚上蘇醇就已經在暗示海萍了,可海萍冷冷的一句“我明天還要加班”把蘇醇頂了回去。

    ‘今晚看來躲不過了!’海萍心想。

    有時候海萍還是有點可憐蘇醇的,像他們這個年齡段每周一次是少的。

    蘇醇有時候纏著自己要的時候,海萍不是不想,可是想到這種老式房子放個屁也能使得整棟樓山搖地動般顫抖的尷尬困境,再加上公司無休止的加班,海萍實在提不起性致。

    ‘今天就依了他吧,已經快半個月了!’海萍心里思索著爬上了床。

    剛上床,蘇醇就已經迫不及待地摟住了海萍,要親她。

    “急什么,像是這輩子沒碰過女人似的。”

    海萍推開了蘇醇。

    “我是沒碰到像我老婆這樣的好女人。”

    蘇醇逗著海萍。

    “燈還沒關呢!”

    海萍輕聲道。

    蘇醇連忙關掉了燈,房間里暗了下來,窗外的月光透過窗簾朦朧的灑在房間里。

    蘇醇解開了海萍睡衣的扣子,當他的手探到海萍后背要解海萍胸罩的搭扣時,海萍的身子扭了一下,“別解了,有什么好摸的,快點吧!”

    最近一年多來,每次,海萍已經不大肯脫去胸罩了,她這樣做的目的不是因為生完女兒后,自己的變形不好看,而不想讓蘇醇摸了,反而是因為自己的比以前長得更加飽滿了,雖然,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的有點微微的下垂,但這種少婦特有的胸部,海萍知道更能引起男人的。海萍這樣做的目的是不想讓蘇醇的老是高漲著。

    蘇醇把手拿了回來,探進了海萍的睡褲,一下子就越過海萍十分飽滿的直奔海萍那濃密的。

    “嗯!你沒穿?”

    蘇醇大吃一驚。

    “你不是要嘛!脫下穿上的,麻煩死了,快點,快點啊!”

    海萍督促著。

    蘇醇驚喜地在海萍撫摸、挑逗和調情。不時地用手撩撥著海萍的,漸漸的把手往下探了探,見海萍沒反應,蘇醇用手就大膽地輕輕的撫摸著海萍的大,海萍還是沒什么動靜,蘇醇就又用食指和無名指撐開大,中指在小上輕輕的撥弄著,海萍雙腿微微的分了分,蘇醇的中指一下子就摸到了海萍的,在上不緊不慢地揉捏著并轉圈摩擦著。

    海萍的在蘇淳手指的輕柔觸、壓、摩、揉等剌激下,如同男人的一樣的充血并,強烈的性興奮讓海萍有了反應。海萍的是她最敏感的性感地帶。她不能讓蘇醇這樣一直撫弄著自己的,再弄下去海萍怕叫出聲來,這不隔音的老房子可真讓海萍尷尬、羞愧、膽怯、害怕!

    “手別弄了,快點上來吧!”

    海萍說著一只手抓住了蘇醇的手,想阻止蘇醇的動作。蘇醇這時怎么肯停下來,他的手暗中較了較勁,反而用食指和拇指旋轉揉捏海藻的動作更快了。海萍見較不過蘇醇的勁,把手伸向了蘇醇的,黑暗中海萍熟門熟路的一把抓住了蘇醇的,此時蘇醇的早已經,海萍的手感到蘇醇的已經,馬上用了自己百試不爽的辦法,把手伸進了蘇醇的里直接抓住了蘇醇的,海萍感到自己老公的已經硬的有點發燙了,她的手開始幫在上上下加快了著,不時還用柔軟的小手在的和等敏感處輕輕溫柔的撫摸。

    海萍知道蘇醇最受不了這樣了,特別是最近一年來,每次時蘇醇總想在自己身上多玩弄點時,海萍就用手他的,有幾次蘇醇沒把握住結果直接在海萍的下了。海萍也不知到蘇醇是不是有點早泄了,兩人剛開始時可不是這樣的,蘇醇的時間還是可以的,海萍有時心想也許是她給蘇醇的次數太少了,以致于他每次都高度的興奮。

    海萍的手還在和溫柔的撫摸著蘇醇的,可是今天蘇醇的雖然被自己的越來越燙,但老公的手卻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還在自己的上不停的揉捏著。海萍感覺到自己漸漸有了反應,內有股熱乎乎的液體要流出來了。

    “不能再讓他這么弄下去了……”

    想到這海萍把手伸向了蘇醇的兩個,此時,蘇醇的早已經緊緊的收了起來,海萍的手在他的厚厚的皮上撫摸著,不時地輕輕用力捏了捏蘇醇的。

    蘇醇這下可是忍受不住了,他感到再被海萍這樣捏自己的兩個蛋蛋,怕是又要前功盡棄了。連忙停止再揉捏海萍的了,把海萍捏著自己的手拉開。

    “老婆,我上來了哦?”

    “早就讓你上來了,都老夫老妻了,還要這樣!”

    蘇醇像得到圣旨一樣的,分開了海萍的雙腿,抓著自己的就往海萍的戳去。黑暗中,蘇醇沒找準位置一下子頂在了海萍的大腿上。海萍連忙伸手抓住蘇醇的把它引到了自己的口,拍了拍蘇醇的,“快點哦!”

    蘇醇的在海萍的間來回磨了幾下,抵在海萍早已經濕潤的口一下子全根頂了進去。海萍的喉嚨里發出輕輕的“啊”聲!自己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蘇醇那又硬又燙的已經開始在里面著,海萍的內感到有股熱流在慢的涌出,漸漸的自己的開始有點發漲了,海萍連忙把胸罩提到了自己頸部,露出了渾圓的。

    借著朦朧的月光,蘇醇看到海萍露出了自己的,興奮地忙摸了上去,蘇醇一只手撐著床,一只手在海萍的兩只早已漲起的上交替地撫摸著,還不時地去捏海萍的,此時海萍的也已經像男人的樣發硬,蘇醇地每一次捏弄,海萍就感到自己的內有涌出。

    蘇醇插在海萍內的被海萍一陣陣涌出的液刺激著,蘇醇感到海萍的在自己的下不時的收縮著。蘇醇此時直起了身子,把海萍的雙腿架了起來,的速度加快了,力度也開始加強了。

    海萍在蘇醇猛烈的下也開始回應他了,開始配合著老公的節奏向上拱著。黑夜里,床在兩人瘋狂下發出了“嘎吱,嘎吱”響聲。聽到床響,海萍突然覺得有點害怕,她想讓蘇醇的動作輕下來,床的響聲輕點。但是自己的身子已經在老公的強烈地下控制不住了。海萍的喉嚨里已經發出了歡快的呻吟。

    聽到海萍的呻吟,蘇醇更加興奮了,兩只手緊緊抓住了海萍的,用力地揉著,腰部動作的幅度更大了,每次都用力深深的插進海萍的深處,海萍也感到內有股電流向上流動著,流過了自己的,流過了,快要到自己的腦子了,已經好久沒有這種的感覺了,快了!

    “老公,快點!用力!”

    海萍開始喊了出來!

    “咚!咚!咚!”

    從床下突然傳來了敲擊地板的聲音!

    海萍嚇得一下子緊緊地抱住了蘇醇,蘇醇連忙停止了動作,趴在了海萍的身上,還插在海萍內的跳動了幾下,流出了。

    蘇醇結束了,海萍也結束了,海萍的身體像是一下子從天空自由落體跌倒了地面,就要到山峰了,被推了下來,而且是重重地跌落。

    “對不起,老婆!”

    蘇醇內疚道。

    “快點睡吧!”

    海萍說著推開了蘇醇,直起身子,用衛生紙清理了一下自己的,穿上,倒頭睡了。
分享到:
←←←←先點擊左邊分享圖標再點擊下載按鈕即可免積分下載!!!
最新快3开奖号码
Back to Top
自動
滾屏
速:-